Archive for 九月, 2007

1st 九月
2007
written by 糖糖



      压抑了多日,眼看快要解脱,反而有种不真实的感觉,

   就像一直极力摒着呼吸,不敢大口喘气,

   一直以来对于任何事情就不敢抱太高的期望,生怕万一失败,失望越大,

   其实我不是悲观主义者,可能只是习惯了吧~

   晚上出去吃饭、喝茶到深夜,

   回宾馆,摘隐型眼镜,

   大脑麻木,以致忘了已有的顺序,

   这次是还没倒好营养液,便已把隐型摘下了一只,

   摘下来的眼镜由于没有营养液的滋养,

   就像鱼儿没有水的保护,

   迅速变得又干又皱,

  

   我不敢再怠慢,也不敢再好奇,

   赶紧让它回到它的“有氧世界”

  

   游泳的时候就深知缺氧的感受,

   不能让它也受罪,

   毕竟明天还要陪我~

1st 九月
2007
written by 糖糖

     连续多日,半夜了,还在电脑边,

    上眼皮对下眼皮说“额想倪”

    下眼皮回复“蜜也吐”

    脑子已经转不起来,

    唉,老了,

   

    肚子有点饿了,

    又不敢吃太多东西,

    怕脂肪大妈偷偷怕上身,

    我想睡觉,

    睡个天翻地覆、天昏地暗,

    我不想当夜猫子,

    我不想要熊猫眼,鱼尾纹。。。

    我想睡觉,

    很想,很想!

   

偶是夜猫子已关闭评论